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感悟

我只在那里等你

时间:2019-03-18 12:30:50

我只在那里等你


    爱情面前,我们都不够勇敢和坦白,再有把握也怕被拒绝,更怕付出得不到回报。但是好在,我们还在彼此身边相互陪伴,没有走散。 

    遇见 

    孤单会让人牙疼。 

    这是初阳在她的金毛犬走失第22小时后发的帖。丢的金毛犬名叫花卷儿,女狗,7岁,毛色浅黄,身材偏瘦。因为年纪不小了,它的眼毛已经变成了白色,还掉了一颗牙齿。 

    浏览初阳的一条条寻狗帖,与其说她是在寻找丢失的宠物,不如说她是在回忆青春,从17岁直到现在。帖子打动了同城贴吧里许多人。 

    夕阳快落的时候,有人打电话给初阳,声音传进耳朵时,她能感到全身的战栗。 

    叶航,男,27岁,青春而阳光,有着小麦色的皮肤,还有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。他站在落日下,浑身像是披着金色的盔甲。说起话来,嘴角微微上翘,弧度接近完美。叶航也养了一只金毛犬,名叫豆包,花卷儿基本上是没禁得住豆包的勾引,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跟着去了他的家。 

    缘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吧,像是听从了命运的召唤,全不由己。 

    初阳感激叶航,感激到可以用任何东西来表达她的谢意。 

    他牵了牵嘴角笑了,笑得有几分蛊惑人心,指着他的豆包说,谢倒不必,它很孤单,有时间的话,可以让豆包和花卷儿在一起多玩会儿。 

    那么,你孤单么? 

    这是初阳最想问叶航的话,可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。 

    叶航递给初阳一张名片,他是一名牙医。叶航对初阳说,牙齿如果有问题可得趁早找医生看。他指了指花卷儿说,要是像它,牙齿掉了再治可就来不及了。 

    知道叶航医生的职业后,初阳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送他一面表达心意的锦旗,不写那千篇一律的救死扶伤或妙手回春什么的,太俗,就干脆一点,指名道姓地写——感谢叶大夫救了我的狗。 

    叶航笑起来,很好看。他说,锦旗就不必了,我又不是兽医。 

    追求 

    叶航工作的医院在开发区,初阳倒了两趟车才到。挂好号后直奔二楼的口腔科,透过厚厚的玻璃隔断,她看到叶航穿着白大褂给一位病人做治疗,他的目光那么认真,神情那么专注。 

    叶航仿佛是感觉到了注视自己的目光,然后,初阳看到了最是那一抬头的温柔。 

    导诊的护士把初阳领到另一个牙医的诊床前,直到治疗结束,她才和暂时休息的叶航说上一句话,然后深深道别。

    女人总爱迷恋执着于事业的男人。初阳爱极了叶航穿白褂子的背影,稳重,深沉,魅力十足。 

    晚上带着花卷儿出去找豆包玩,在初阳纠结着要不要把自己对他的那些喜爱告诉叶航时,他先开了口,说的却是别人,他说,我的同事要我问问你有没有男朋友。 

    初阳心里的窃喜都快呼之欲出了,她盯着自己的脚尖,摇了好几次头。偷偷瞄他有棱角的侧脸,他微笑向上翘起的嘴角。随后,初阳听他说,如果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,那么,我的同事还拜托让我问下一个问题,可不可以追求你? 

    真的,这表达太委婉了,初阳竟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才好。所以,她借故花卷儿要吃东西就匆匆往家的方向走。临走时,叶航反复叮嘱着要她去医院复诊。 

    整夜,初阳都在琢磨着,如果再碰到叶航,怎么像他那样委婉地告诉他,她并不反感他追求自己这件事。可去了医院碰到叶航同事,初阳才知道,她真的想多了,叶航说的别人是事实。 

    那天给初阳看牙就诊的医生,和叶航是同一个医学院的同学,人们管他叫大可。大可在给初阳看牙病时像在哄着一个孩子。 

    女人的心很小,装着一个人,就再也容不下别人。所以,她经常在治疗的间隙把余光投向叶航那边。 

    牙病看了足足一个多月,初阳创造了年内治疗历时最长、次数最频繁的纪录。最后一次去,正好叶航有空,初阳终于被安排躺在了他的诊椅上。隔着胶皮手套,她感觉他的手指抚过脸庞。他左瞧右瞧,不一会   儿的工夫就说,你以后可以不用来了。 

    其实早就可以不用再来的,都是大可搞的小把戏,一次次地把初阳骗来见面。 

    关于男医生和女患者之间的孰是孰非,初阳小小的失落中还带着几分怒气和怨气。她不喜欢被不喜欢的人喜欢,更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无视。这话虽然听上去像个绕口令,但在初阳心里绕得忧伤。 

    她不再刻意挑叶航感兴趣的话题没话找话,他跟她提起花卷儿和豆包时,初阳亦显得有气无力。叶航说她,自从牙齿健康以后,你的话明显少了。 

    蜜月 

    眼瞅着豆包和花卷儿的感情日益见好,叶航打算带着它们来一次自驾游,就当度蜜月,当然得有初阳陪同。 

    并没有明确想好目的地是哪里,一路向南,走走停停。当走到城在水中、处处是桥的同里小镇,他们的车已经派不上多少用场。 

    白天,他们摇着浆泛舟,在城市中穿行。夜晚的时候,坐在河道边的小角楼里,一边喝着淡酒,一边赏月观景,甚是惬意,那感觉就好像即便是一辈子到此结束都不怎么遗憾,如果能埋葬在这里就更好了。 
叶航说初阳醉得开始说胡话。 

    小桥流水人家,古香古色的美。这里真的非常适合人们安逸恬静的生活,小城的生活节奏很慢,每一天都可以过得很悠闲,十分享受。花卷儿和豆包也很喜欢同里水乡,低低的吠声里都能听出快乐的情绪,尾巴摇得可欢了。 

    度过了非常美妙的三天三夜,再回到原来生活和工作的城市,竟然有种需要倒时差的错觉。 

    听说,大可找初阳找得都快疯了。他等在初阳家的楼下,正碰上从远方回来的他们,叶航非常识趣地走开了,一副成人之美的君子相。 

    叶航是喜欢她的,一起出去玩了几天之后,初阳更加确定了。可是,她讨厌他的懦弱和不勇敢。她多希望看到叶航能一点一点走近来,一把牵过她的手,大声地告诉大可说,这个女人是我的。 

    可叶航那里,除了闪躲和逃避的目光并无其他。 

    是初阳先把脚步迈向大可的,她特别想看看叶航会有怎样的反应。还是让她失望了。他的反应就是毫无反应,无动于衷。 

    然后,叶航和他的豆包就消失不见了,他们再没有出现在以前经常去玩的地方。初阳也不太敢把花卷儿牵出来遛了,因为城市开始禁止家庭饲养大型犬。 

    重逢 

    初阳给大可打去电话,向他询问叶航的下落。大可接到电话很高兴地问,你们这算是恋人间的冷战么? 
    不算,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始过。初阳答他。 

    大可看得出初阳的小心思,一个自己喜欢过的女人,他也希望她能收获想拥有的幸福。大可告诉她说,叶航辞职了。大可说,院里很多人都羡慕叶航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勇气,毕竟这样的工作,不是谁说放就能放下的。 

    初阳在电话里跟大可说抱歉,那天的主动让他误会。 

    根本不用解释的,大可都懂。 

    放下电话,初阳当即决定去寻他。就像上次那样,一路向南,走走停停,住他们曾经住过的每一个小旅馆,终点是同里,一定是那里。 

    初阳只带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,一半的地方放的是狗粮,花卷儿像听得懂主人话一样温顺乖巧,目光也像在四处寻找曾经一起的玩伴。 

    找遍几家比较大型的医院,询问口腔科有没有一个叫叶航的大夫,可是几天下来,没有关于他的一点消息。 

   同里的旅店老板娘听说一个姑娘在找一个牙医,她建议初阳说,小城边上有家牙科诊所要开业,你去那里碰碰运气。 

   那天天气很热,新开的牙科诊所开着冷气,门窗都关着,初阳推门而入,便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背对门站着。那背影,让她深深迷恋。男人听到声音,缓缓转过身来,他在看到她时,身体僵直。 

   叶航说,初阳,别看我是个医生,可我总有跨不过去的坎,医不了自己的病。我不敢表明自己的心迹,只是因为恐惧。叶航把她拥进怀里低低地说,你若来了,便是一生。 

   爱情面前,我们都不够勇敢和坦白,再有把握也怕被拒绝,更怕付出得不到回报。但是好在,我们还在彼此身边相互陪伴,没有走散。 

    同里边郊新开的牙科诊所,大夫来自大城市有名的大医院,诊所里有个小护士。牙科诊所有个很大的后院,后院里养了两只大金毛,一个叫花卷儿,一个叫豆包。哦,对了,还有四只刚出生的狗宝宝。 



上一篇: 请记得感恩相对

下一篇: 控制自己,拥有平静的心灵

本文链接: http://dbbjwl.com/rs/6369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幸运飞艇平台注册_99爱彩网 版权所有